-gasoline-🇫🇷

圈名汽油,qq:3084670013,欢迎骚扰~

幻肢痛

·çŸ­æ‰“ éžå¸¸çŸ­ éšè—çš„切社 æ˜¯æˆ‘之前搞得if片段

·å¤§æ¦‚是社长失去右眼和左腿后的幻肢痛发作

·æ˜¯è¢«åˆ‡ç”Ÿåƒçš„(笑)食人要素预警。

·ooc别骂我(逃)


......疯了吧?

明明都已经不存在了...却还可以这么困扰着自己......疼。好疼。眼窝传来的痛感依旧剧烈。想要去抓可是什么也抓不住。快要疯了...身体因为疼痛而瘫软在床上,意识却因此格外得清醒...快要忘却的记忆又涌上来。

手术时是什么样子的?他并没有给自己打麻醉药。针线好像又一次穿过自己的眼角。不!喉咙发出嘶哑的声音。双手疯了一样去抓寻右眼。什么也抓不到。呜咽声从嗓子里撞出来。生理泪水从眼角滑落,却已经失去本身作用的意义。过度呼吸导致的呼吸困难。疼。不止"右眼","左腿"也发作了。身子蜷成一团倒在床上,房间早在刚发病时就变得狼藉。

抓到了。双手颤抖着附上眼角。抓到了。穿过眼角的线,死死勒住手指。它还在,本该在这个位置的东西却不见了。被他吃了。对,被他吃了。过于清晰的画面又一次浮现。被他吃了,就在我面前...面对面。他还真好心地做了次烛光晚餐。刀刃缓缓划下,里面的汁水迸出。绿色的。正对着我。好像在看我。自己望着自己......不在了。不在了,只有线...这根该死的线......右手攥得更紧,疼。裤腿被卷起,伸手碰到的却只有冰冷的金属。冷。好冷。不在了。都不存在了。都被吃了。一次又一次的独属于二人的晚宴。被吃了。还有你的一份。是啊,我也吃了......进食,自己的一部分被切下,送进嘴里,咀嚼,吞咽。进食。自己的,左腿,咀嚼。多好的一餐。喉咙发涩,有什么东西涌了上来。右手过于用力,银丝终于受不住压力被扯断。半透的脓液从眼角流出。咀嚼。吞咽。呕吐物涌上,呜咽着倒出。泪水和脓混在一起,把右眼缝上。吞咽。连同昨日的晚餐一并送出,只剩下干呕。疼。嘶叫着,呜咽着,潮水终于缓缓褪去。


Fin.



评论
热度 ( 15 )
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

© -gasoline-🇫🇷 | Powered by LOFTER